思路客 > 歷史小說 > 大隋第三世 > 第157章:韋氏來投(求收藏推薦)
    天將破曉,東方未明。

    一輪殘月斜掛天際,秋季的清晨帶來了微微寒意,而靜謐寢宮則殘留著芳香和暖意。

    李秀寧慵懶地張啟了眼簾,發現眼前一切是那么的陌生,并非往常睜眼所見景象,一下子還未反應過來,當望到近在咫尺的臉龐,略微驚惶失措,本能地顫動香肩,一時間還難以適應枕邊多出一個男人,可心境平復后,又忍不住嫣然甜笑。白玉也似的臉蛋飛上一層淡淡胭脂,紅云下隱有光澤透,一雙美眸儼然春水蕩漾……

    就在昨天她已經嫁給自己自小就念念不忘的人,成了楊家的媳婦……雖然這場婚姻摻雜了太多的雜質,但丈夫和新家的姐妹們比意想中的家人更勝家人,這結局無疑是好的,她滿足了。

    李秀寧感觸著周邊傳來的熱度,思緒漸漸模糊,只好向后微微挪了挪,單手托著紅霞遍布的香腮,那雙明眸一眨不眨地看著眼前的人,忽然發現,這家伙酣然睡相很耐看,沒有平常的灑脫不羈、囂張霸道,沉入夢鄉的平靜,讓人更覺得恬逸舒懷。

    他這樣的表情,她是頭一次目睹,而且以后也能經常瞧見了。

    李秀寧幸福在胸中蕩漾,甜膩透心,探出青蔥玉指,隔著小小縫隙臨摹他的五官輪廓,格外細心和投入,每一處都沒漏過,似乎想通過近乎幼稚舉動,將對方模樣深深烙刻在心中。

    剛臨摹完成,楊侗就睜開雙眼,雙臂收攏,將她緊緊擁了過來,隨著兩副軀體契合無暇地依偎,朝著晶瑩玉潤的垂耳呵氣道:“小時候我咬你一次,以后要被你咬一輩子了!報應啊!”

    李秀寧玉容愈暈,咬唇嗔道:“你還好意思說,那么大勁,疼死了…”

    說完,她不期然地霞云升騰,頸紅耳赤,緊緊揪著棉被,恨不得埋頭鉆進去。

    “要不,再咬一次?”楊侗已經為自己解了禁,這不要孩子,自然有外啥,不是嗎?

    李秀寧忍羞道:“才不了呢!天明了,根據習俗,該登堂拜長輩了吧!”

    “好吧!希望你……”想著李秀寧看到無垢的樣子,楊侗一臉詭笑。

    李秀寧白了他一眼,道:“你以為我不知道么?**姐都告訴我賢妃是誰了!”

    楊侗一臉垂頭喪氣:“唉,那女人就靠譜!連無垢就說了給你聽。”

    李秀寧的眼珠都快瞪掉了,“啥?賢妃是是是,弟,呃,長孫無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楊侗知道上了這女人的當了,不滿的捏住了狠狠的捏了后臀挺翹處,“以后小舞是老大、無垢是老二,天姬是老三、你是小四,都要叫姐姐,知道了么?”

    “哦!”李秀寧委委屈屈埋頭到他懷里,柔順地靠著。

    鬧了會兒!

    一起起來更衣洗漱,便有宮女送來早膳。

    用完早膳,去到朝露宮給家中長輩敬茶。

    蕭后端坐首座,接過茶水,打量了一下李秀寧甚為鐘意,溫言道:“既然入了楊家門,那就是楊家的媳婦,以后好好過日子,外頭的都是男人們的事情,毋須多做理會,楊家斷然不會委屈了你。”

    蕭后不愧是蕭后,唯恐新婦因為天下之爭,心有郁結,執著于李家嫡女的身份,便溫言開導:只要你不理會外面的風風雨雨、政治斗爭,定下心來當楊家的媳婦,楊家定然不會委屈你……

    李秀寧聰慧,自然聽懂蕭后的勸諫和警告意味,拜伏在地,清聲道:“孫媳有幸,得以嫁入皇家,往后定然孝順長輩、服侍夫君,和睦妯娌、友愛兄弟,此生此世,甘之如飴。”

    以往都與我無關了,是是非非都它隨風飄散,自今而后,我只是楊家婦,矢志不渝……

    蕭后微微一笑,甚是滿意。

    別一個蕭太皇太后亦是一番勸勉,待到給楊侗生母敬茶之后,只是稍稍下拜,便被劉太后拉了起來,滿眼都是寵溺神情,叮囑道:“外面常說皇家多規矩,其實比一些名門高第還要少,自入門起便是一家人了,往后只要服侍好自己的夫君,多多生產,那邊是皇家功臣!”

    在每一個母親眼里,多抱孫子,便是最大樂趣。

    新婦面嫩,李秀寧弄了個大紅臉……

    敬過二位太皇太后、二位太原,接下來便是兩位皇姑,然后是小舞她們三姐妹!一切都非常勝利,只有到了無垢時,曾經的姑嫂尷尬得半死。

    但生米已經煮成熟飯,她們又能如何?只能慢慢去適應新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接下來無外乎是一番繁雜之事,什么吃紅蛋,大棗,桂圓,花生,瓜子等等,不外乎取個早生貴子的彩頭。

    對于初來乍到的新婦李秀寧,長輩姐妹盡皆有禮物相贈!看著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樣子,李秀寧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是安定了下來,皇室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多禮節、禮儀,十分隨意,給她的感覺非常好。

    一眾女人閑聊著家常也沒楊侗什么事兒,便要拉著楊侑離開,卻聽韋太后說道:“侗兒,我有話和你說說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 二人一起走到一處湖心亭上,宮女奉上香茗,自行告退。

    韋太后道:“關中韋氏家主韋匡伯到了鄴城,并送來黃金十萬、珍珠十斗,奇珍不計其數。關中杜氏送得更多。”

    韋氏是京兆名門,也是關隴士族的代表家族之一,從西漢至今,繁衍數百年,各房各支盤根錯節,家族龐大,近幾十年韋氏家族以韋孝寬一房的興起而得以強盛,韋孝寬和韋世康、韋洸都是韋氏家族的著名人物。

    在嚴格意義上說,不屬于關隴權貴,而和京兆杜氏、弘農楊氏一樣,屬于關隴士族,但他們也和關隴權貴聯姻,所以門閥勢力的關系錯綜復雜,根本沒有辦法梳理得通。

    但隨著韋孝寬、韋世康和韋洸這些出色人物的先后去世,京兆韋氏難免走向了沒落,隋朝代周以后,楊堅、楊廣為了給關隴權貴設敵人,大力扶持韋氏、杜氏、楊氏,其中韋氏與皇室聯姻者比比皆是,楊昭、楊暕兄弟二人的正妻均是韋氏女子,當時不管是誰成為楊廣的繼承人,韋氏的地位都嵬然不動,得到皇室扶持的韋氏因此而大興。

    當時韋氏家主是韋孝寬的孫子、二房韋總的長子韋圓成,而韋太后是三房韋壽的小女兒。當年楊昭與楊暕爭奪皇儲時,由于家主韋圓成的親妹妹是楊暕的正妃,在他的操作下,韋氏全力支持楊暕,后因楊暕的妻子病逝,且太子之位已經塵埃落定,韋氏才又因為韋太后的關系轉投楊昭門下。

    韋圓成病死以后,由其弟韋匡伯繼承了韋氏家主之位,但是韋太后和楊侑最最艱難的日子里,韋匡伯為首的韋氏又放棄了他們母子,與關隴權貴一起為李淵搖旗吶喊,李淵入門以后,不僅竭盡全力的給人給物,還將寡居在家的親侄女韋珪嫁給了李世民當側妃。如今到勢火不太妙,又想到走韋太后的關系來了。
大乐透与双色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