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路客 > 都市小說 > 腹黑竹馬:小青梅,吃不夠! >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最難帶的病人
    “嗯……外邊真熱鬧。”吳迪的嘴角微微抽搐著,一手捂住了臉。

    顧念嘆了口氣,又看向了洛珈:“出去勸勸吧,這別嘮叨到晚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洛珈點了點頭,側頭又一次看向了洛寒。

    洛寒的表情一僵,頭往后仰倒:“哥你還是讓我去打架吧!!”

    不得不說啊,吳巍那是……無差別AOE攻擊,不分敵友的啊……

    這誰特么能扛得住!

    終于,有個管事兒的過來了。

    周杭看了眼這一地的雜亂,皺起眉毛瞥了他們一眼:“私仇出去說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他還補充了一句,“這里是醫院。”

    嗯,這里是醫院,所以你讓他們報私仇的出去說?!

    你確定你這不是助紂為虐???

    吳巍看了地上那幾個人一眼,嫌棄的揮了揮手:“給你們三秒鐘的時間靜悄悄的滾蛋,再讓我瞧見,保準你們直接進搶救室。”

    他的話才說了一半,這些在地上躺了不知多久的小混混突然就像打了雞血似的,悄無聲息的狂奔逃命。

    吳巍咂了咂舌,由衷的感嘆了一句,“高手在民間啊。”

    這要是他,被揍成這樣了,估計跑不了那么快。

    吳巍滿不在意的站起來,晃悠著進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嘿,妹妹,哥帥不?”吳巍朝吳迪擠著眼睛問。

    吳迪的嘴角微微抽搐著:“帥不帥沒看到,能胡咧咧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嘖,你這丫頭,怎么說話呢?是不是時間長看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-

    次日,吳迪一早睡醒,看著才睡醒還沒來得及開啟話癆模式的吳巍說:“哥,幫我洗個頭發唄?難受死了。”

    吳巍站了起來,一邊去拿盆一邊說:“這生病了還不老實,你說說,這頭發一天不洗能怎么著?才住院第三天,傷還沒好利索就作,等你再著涼發燒的,我看你怎么辦……”

    吳迪撇了撇嘴,輕聲嘀咕了一句,“不聽不聽,王八念經……”

    吳巍打來了熱水,然后把吳迪的腿放下來,小心翼翼的把她調轉了九十度。

    “水溫行嗎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松,我托著你頭呢你怕啥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哎,我忘了拿洗發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哥!”

    十分鐘后,吳巍把吳迪的頭發用毛巾包起來,先把她挪過去安置好,這才去收拾了那水和殘局。

    等他出來之后,正看到吳迪撕開了個面膜,貼在了自己的臉上。

    “祖宗,你干啥呢?你在醫院還敷面膜?!”吳巍實在沒忍住,翻了個大白眼給她。

    吳迪仔細的把面膜貼好,順勢給了他一個白眼:“生病住院怎么了?誰規定住院就不能漂漂亮亮的了?”

    十分鐘后,吳迪把面膜撕下來,一邊輕輕按摩著皮膚一邊對吳巍說,“哥,我早上想喝粥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,給你訂了,等會兒送過來。”吳巍說著,還揚了揚手機,“還給你叫了紫茸糕和蟹黃包。”

    “哥你真好。”吳迪露出了個微笑,“咖啡呢?”

    “咖啡來了。”梅格提著兩個袋子走了進來,一杯遞給吳巍,一杯放在了吳迪的手邊,“吳姐,一大早,我讓少放冰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。”吳迪拿過來喝了一口,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看來肖瀟說得沒錯,這還真是個有腦子的助理。

    梅格一邊輕笑著一邊把另一個袋子里的文件拿出來,“吳姐,昨天的樣刊已經改好了,不過內容部說稿子還要等兩天。”

    吳迪輕皺了下眉頭,有些不理解的模樣:“我真納悶兒,這些個作者寫點兒東西就那么難么?我大學的時候追過一個大神作者,能日更三萬,看看人家再看看這些家伙,真是不能比。”

    梅格輕笑出聲:“要么怎么是大神呢,像是某些手殘作者,就不要掙扎了!”

    吳迪咬著吸管點頭:“唉……偶像啊,總是能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吳巍看了他們倆一會兒,皺著眉毛說:“我怎么覺得你們是在捎帶誰?”

    “有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吧?”

    吳迪和梅格兩臉無辜。

    正這時候,周杭過來例行檢查了。

    看到吳迪手里的透明咖啡杯,他的眉頭瞬間皺了起來,“你喝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嗯?美式。”吳迪很正經的回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周杭的眉頭皺起來,徑直走過去,伸手把她手里的咖啡拿走,轉身就扔進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吳迪的眼睛瞬間瞪圓:“喂!”

    周杭瞪了她一眼:“這種含咖啡因的飲品,不能喝。”

    吳迪一噎,求助似的看向了吳巍。

    吳巍淡定的喝了口手里的卡布奇諾,然后轉頭看向一邊。

    他那個動作那個表情,似乎在說:誰讓你自己作,這時候挨罵可別找我。

    吳迪撇了撇嘴,有些煩躁的又扯過毛巾開始擦頭發。

    早知道就不吐槽某些手殘黨了,她還能有時間多喝兩口!

    所以說,手殘黨多坑人呢!

    周杭看著她半干的頭發,眉頭皺得更緊了:“洗頭了?”

    吳迪點頭:“嗯,我還敷了個面膜。”

    周杭的表情那叫一個一言難盡,他皺了皺眉頭,看向梅格說:“等會兒去找護士借一個吹風機。”

    梅格連連點頭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周杭又問了吳迪幾句,見她沒什么事兒正要走,送餐的小哥來了,報菜名似的把吳巍點的菜報了一遍,“您好,您的皮蛋瘦肉粥兩份、蟹黃包兩籠、紫茸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吃蟹黃。”周杭停下了腳步,轉頭看著吳迪又囑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?!!!”

    周杭沒再給她解釋,轉身朝外走去,一邊走,一邊還說了一句:“這輩子見過最難帶的病人。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不大不小,剛好被吳迪聽到。

    吳迪一手捂著胸口,差點兒一口血嘔出來。

    這他么的……

    梅格戳了戳她的胳膊,小聲說:“吳姐,把他收了算了,這么傲嬌,欠調教!”

    吳迪撇了撇嘴,瞪了她一眼,“我怎么這么想不開?!”

    梅格低聲笑著,一邊拿過小桌子一邊說:“我這不是怕你無聊么,住個院,撩撩小哥哥,其實挺不錯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、呵!”
大乐透与双色球